Miss团子QAQ

高三选集(*/ω\*)最近发生了一件肥肠肥肠让人懊悔的事情,但还是要保持好心情

您的小可爱已上线并向您抖了个机灵(´▽`)新发型存活成功⁄(⁄ ⁄ ⁄ω⁄ ⁄ ⁄)⁄

溜到苏州参加西交利物浦综评( •̀∀•́ )希望好运(>_<)

一次性单杀抓到姆明,太意外了( •̀∀•́ )车篓内不许载人,但我载的是小精灵呀

和小分队杀到扬州,没人的时候实在是太美了

【DM/HP】关于魁地奇,阳光,梦想和绿草地

太喜欢了!

扫帚骑士王壮壮:

大概是关于梦想的小甜饼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没人知道Draco Malfoy是怎么说服他父亲同意他去当一个魁地奇运动员的。
好吧,也没人care这个吧?

但是Harry Potter得知道,对,必须知道,采访手稿上的被Moss小姐和“儿时的梦想”一起圈起来的另一个重点“来自家庭的影响”,感谢于这个,Harry得和Draco Malfoy谈论一下午“呵呵令尊身体还好吧?还没死吧”“你来打魁地奇你爸居然没打死你啊”诸如此类和谐愉悦的话题。

Harry哀嚎一声倒在椅背上,采访手稿摊在脸上,随着呼吸一起一伏。


休息室窗外就是偌大的魁地奇场,绿茵草地和用魔法维持的拂煦阳光被四周高耸的看台包围着,与外面的电闪雷鸣狂风暴雨相比这就跟个小天堂似的。
曾几何时,魁地奇也带给过Harry无与伦比的快乐,或许是来自于人类对飞翔的最原始的欲望,也或许是年少时的争强好胜……好吧管它什么,拜托,对一项运动的狂热需要理由吗?
他也曾经满腔热血地说过要做世界上最棒的找球手,结果最后兜兜转转,他没有去打魁地奇,也没有去考傲罗,反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做了个记者。

但是Harry如果事先知道这还包括要了解“魁地奇明星Draco Malfoy走向最佳找球手的心路历程”的话,他宁愿在茶水间打杂。


脸上摊着的手稿突然被谁拿了起来,阖上的眼皮遭遇一片刺痛的红,Harry“刷”的一下坐直了。

Draco Malfoy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场上下来的,他还穿着训练服,额头上散着汗湿的金发,袖口脏兮兮的。他一手拿着扫帚,一手拿着Harry的采访手稿,一脸戏谑地读着,不时发出“哦~~”和“啧啧啧”这样Harry恨不得将他人道毁灭的怪声音。

“看完了吗,看完了以这些关键词写篇3000词的作文明晚之前猫头鹰给我,我走了再见。”Harry说完就起身要走。

眼疾手快的魁地奇明星一把抓住了他:“不是来采访的嘛,我才不写什么论文,我这一下午都很闲,我们好好说说话吧,Harry Potter。”

Harry把手稿夺了回来,挑了张离他最远的椅子坐下:“你不先去换衣服洗澡吗?”

Draco走过来一屁股坐在Harry面前的桌子上,居高临下地看着他:“先采访吧。”

Harry毫不掩饰地翻了个白眼,在手稿上飞速扫了几眼,肘部放在桌面上手指交叉———颇为正经的采访姿势。

他轻咳一声,说:“先从这个开始吧,Malfoy先生,成为魁地奇运动员是你儿时的梦想吗?”

“不是。”言简意赅。

“……好吧……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想要把这项运动作为毕生事业的?”

“一直没有。”

“什么?”

Draco把玩着Harry的羽毛笔,抬起眼睛看着他说:“谁说我要把打魁地奇当事业了,不过是完成梦想罢了,明年我就不打了……”

“什么?你不打了?!”Harry拔高了声音。

Draco沉默了一下,说:“这件事别记下来也别告诉别人,我还没打算现在公布。”

“你说你,明年就不打了??!”Harry站起来又高声重复了一遍。

Draco有点讶异地看着他,没说话。

“你!你才打了几年,你怎么能说不打就不打了!”Harry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怎么回事,气势汹汹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,声音越来越高:“你知道你出场的票都多难买吗?!啊?放票前两天去排,排两通宵都买不到前排!你知道多少球迷期待你的每次出场吗?!你这是对球队和球迷严重的不负责任你知道吗!!!”

Draco突然打断他: “你怎么知道排两通宵都买不到前排?你去买过?你来看过吗?”

Harry的杀气腾腾瞬间熄火,他迅速回到位置坐好:“没有。”

“你下次来的时候告诉我,我给你留VIP票。”Draco出乎意料的没有调笑他,认真地说。

Harry从鼻子里哼了一声,偷偷乜了他一眼,正要再偷偷收回视线的时候Draco亮晶晶的眼睛已经锁定了他。


“来打场球吧,Potter。”他说。

才不,谁想和你打。

“好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为了不影响运动员的视线,用魔法维持的阳光强度其实刚刚好,但是Harry骑上扫帚的时候还是眯起了眼睛。

Draco摊开手心,轻薄锋利的两片翅膀灵巧地张开,金探子在他手掌上空徐徐盘旋。

“Ready?”

Harry失神地看着渐渐飞高的金探子,这虚假的天空和第一次骑上扫帚时甩在身后的那片一样蓝。

他的眼中闪过一丝迷茫和退却,呼吸停滞了一秒。


Draco腾出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胳膊,Harry身体一颤,Draco似乎在确认什么,又郑重地问了一遍:

“Ready?”

Harry握紧了扫帚把,身体前倾,学生时代几年的魁地奇训练让身体对这项运动有近乎本能的反应,在Draco喊出“go”的瞬间,Harry没有落后于这个专业运动员分毫,两个人如离弦之箭一般冲向了天空。


他们并肩飞行,都拼劲全力没有给对方丝毫让步,追逐着金探子越过一根根五十英尺高的金柱,一次次穿过木架间勉强通人的间隙,在即将撞上地面时一个急转身又冲上天空。

快速运动带起的风吹鼓了Draco的披风和Harry的袍子,他们此刻像是终于完全张开羽翼的鹰隼,天空是他们的领地和战斗场。

这是魁地奇,危险而又激动人心。


意外的变故发生在Harry终于在距离上超过了轻微失误后的Draco的时候,Harry大约只快了他两英寸,但这两英寸足以让他抓到原本就近在跟前的金探子了。
然而Harry并没有伸出手,他看着近在咫尺的嚣张的金探子,速度突然慢了下来。

Draco错愕地大喊:“你在干什么?Potter!抓住它!!”

Harry仍在飞行,但是看得出来已经完全没了心思,他没有再看金探子一眼,调转扫帚向地面飞去。

Draco在半空中停了下来,他在Harry身后大声问:“Potter!你去哪?!”

Harry飞到地面,把借来的扫帚直接丢到地上,往出口的方向走。


Draco也快速飞了下来,快走几步把Harry拦住了:“你到底在怕什么?”

“什么啊……”Harry低着头嘟囔。

Draco松开抓着他的手,平静地说:“你不应该当记者的,很不适合你。”

Harry耸了耸肩。

“你这样一点都不像Harry Potter。”

“什么像不像的,我不就是我咯。”

“来打球吧,做找球手。”Draco把手里那把光轮系列硬塞进他手里。

Harry看着手上的大玩具,就像一年级收到第一把飞行扫帚的时候,小心虔诚地抚摸它的纹路,凹凸起伏,每一个细节都真实细致得可爱。

“我不行。”

“怎么不行?!”Draco没来由地愤怒起来:“你刚才都超过我了!事先说好,我可没让你。”

Harry没答,又把扫帚塞回他手里,埋头快步向出口走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第二天一早去报社的路上,Harry已经准备好去茶水间煮咖啡了,他进门之前摘下眼镜揉了揉酸红的眼睛,其实这让那看起来更糟了。

Moss依旧在不停地收发邮件,和以往没有什么不同,看不出心情好心情差,Harry在旁边站了一会儿,本着早死早托生的想法一咬牙,说:“Draco Malfoy的采访我搞砸了。”

Moss停下拆邮件的手,揉了揉眉头:“我倒是真的好奇你是怎么搞砸的,我记得你和Malfoy上学时是认识的吧?你们昨天都说什么了?他今天早上宣布退役了!天哪毫无征兆!唉,我们没搞到第一手消息,隔壁报社比我们早了半个小时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Harry Potter黑着脸穿过识相地贴着墙走的球员ABCDEFG,直奔Draco Malfoy的休息室。

已宣布退役的找球手此时正在用魔杖指挥着衣服一一折好,他看到一脸杀气冲进来的Harry时没有一丝惊讶,点了点头示意他随便坐之后就继续整理手头的文件。

Harry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,气不打一处来,但现在也不好直接冲上去揪他的领子,他只好压着怒气问:“你为什么要退役?”

“我昨天不是说了吗,我本来就没打算打多久,我跟俱乐部签的合同也有随时可以解约的条件的,而且打魁地奇本来就不是我的梦想,我只是为了……”

Harry打断他:“不是你的梦想?你知道有多少人把你当做梦想吗?!”

“每天只对着梦想发呆却什么都不敢做,追逐别人的光芒自己却不肯去努力,这算什么梦想?”Draco嗤之以鼻:“你也是吗?Harry Potter,你为什么不来打败我,取代我?你会是世界上最棒的找球手!做一个小记者,这根本不适合你,你也不喜欢,你为什么要做自己不喜欢的事?”

Harry握紧了掌心,紧锁着眉毛偏开了头。

Draco重重吐了一口气,走到Harry面前:“你到底在怕什么?你看看你现在的鬼样子,你到底怎么了?”

“我只是想过普通人的生活……”Harry瘫坐在椅子上,但这个借口连他自己都说服不了。


Draco看着垂头丧气的Harry,他脑海里幻灯片一般闪过很多片段,都是关于眼前这个人的:儿时的睡前故事里带着闪电伤疤的传说,骑着扫帚把蓝天甩在背后张扬自信得无法无天的格来芬多找球手,战争时带领人们走向光明让人仰望甚至令人畏惧的英雄,还有在战后法庭上作证免除了他们一家处罚的救世主。


抱着不知从何时起开始慢慢变化的谜一样的情感,不管Draco愿意与否,他确实是见证了“The boy who lived”的所有光芒,这些渐盛的光芒起初让他惶恐,惊慌,不知所措,但是最后,和战争里所有被他重新赋予希望的人一样,Draco无法不去跟从追随他的脚步,也和所有人一样,他无法想象这光芒也会有黯淡的那一天。

或许所有人都注意到了,也或许没有人注意到,战后的Harry Potter完全变了一个人,那场战争似乎用光了他所有的力气,霍格沃茨的最后一年里他格外的沉默寡言,他甚至退出了魁地奇队。


Draco把指头伸过来的时候Harry下意识往后一仰,Draco一手按住他的肩,食指点在他额头的闪电伤疤上:“你的人生不止这个,这个屁都不是。”

他把飞天扫帚粗暴地塞到Harry手上:“做你喜欢的事,Potter,你的人生才刚开始。”

Harry紧皱着眉看着手里的扫帚,好像要和它促膝长谈,无数情绪从心底翻涌而出。
最后当他抬起眼睛时,已经是Draco熟悉的那双清澈明亮的绿眼睛了。

Harry有点不适应地大喘了口气,因为勇气和梦想正在一点点填满他的胸膛。

Draco在一旁看了一会儿,得意地嘿嘿笑着:“看看吧,Potter,只有我能把你气成这样。”

Harry瞪他一眼,赶蚊子一样摆手:“你赶紧滚滚滚。”

Draco又回到从前那副欠扁的混蛋坏笑脸,他不正经地给Harry吹了个飞吻,提起行李开门走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Harry坐在寂静的休息室里良久,最后安心又真挚地笑了起来,他看着窗外久违的蓝天好像是见到了许久未见的老朋友。

他摩挲着Draco留下的扫帚,这时注意到扫帚把上方的位置刻着的一行字母,那显然是很久以前刻的了,在多年的汗水和氧化侵蚀下笔锋已经变得圆润而平滑,仿佛是一个天然形成的完美纹路。

上面刻的是,“Harry Potter”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3个月后。


“要买口哨和帽子吗先生?”

“什么??”

“我说!要买口哨和帽子吗!!”

“要要要!要两个!”

“什么?你说要几个?”

在这种周围时刻保持在高分贝噪音的大环境下,所有人都得扯着嗓子说话,Fred和George的生意因此受到了不小的影响,不过好在半小时后他们的问题就解决了,财大气粗的Sirius Black先生把他们的货全买了,他扯着嗓子说:“这可是我家Harry的第一场比赛!我得把阵仗搞大一点!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Harry刚一进场,就看到了一条绵延数十米长的,小碎星组成的不停变换颜色的“Harry Potter”横幅。

拜托……能看不见吗,这么大一条……

他在横幅正下方找到了拼命向他挥手的教父和朋友们,他也开心地朝他们挥手,展出自信明朗的笑容。

他毫无杂质的明亮笑容瞬间被同步在了巨大的魔法荧幕上,四周的看台上随之发出了更高分贝的尖叫以及更多的粉红心形泡泡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Harry骑上扫帚飞到了指定的位置,他看向看台上一个仍然空着的位置。他一个星期前给Draco寄去了票,但是没有得到回信,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收到。

他盯着那个位置,好像这样就能把那个混蛋盯出来一样,直到裁判吹响了预备的号角。

他伏低身体贴在扫帚上,两个找球手一起眼也不眨地锁定了裁判手中展翅欲飞的金探子。

就在金探子从裁判手中挣脱,在空气中划出一道闪光的金线的一刻——————比赛开始了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Harry Potter呢?Harry Potter怎么消失了?金探子呢?!!金探子也没了?!!谁抓到了金探子??!!!”解说员扯着嗓子大喊,但是四周的惊呼和尖叫已经把他的声音淹没了。

比赛进行的第43分钟,两个找球手第四次接近了那只难以捕捉到踪影的小金球,他们在一个牵动人心的俯冲中撞到了一起!


紧接着,Harry Potter和金探子一起消失了!!!!!!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你!!!!”Harry从门钥匙传送的晕眩感中回过神来,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人。

罪魁祸首毫无自觉地慢悠悠地倒了两杯酒,递给Harry一杯:“恭喜。”

“金探子怎么是门钥匙?!!你怎么把我弄这来了!这是哪?比赛还没结束呢!!”

Draco自顾自地把手上的两只杯子碰了一下,各自喝了一口:“你抓到了金探子,比赛已经结束了,你们赢了。”

Harry看着手里的金探子,又环顾四周,才发现这里是球场的VIP包厢,一面墙壁是赛场特制的单面玻璃,可以一览无余地看到外面的赛况,但是无法从外面看到里面的东西。

他很是愣了一会儿,最后松了一大口气倒在椅子上,斜乜着Draco问:“喂,你为什么要把金探子弄成门钥匙,你胆子可真大,这是扰乱比赛你知道吗?”

“裁判都是要戴手套的,所以你是第一个抓到的人,然后就会被传送到这。”此人答非所问。

“你怎么知道我会赢?万一是对方抓到了金探子呢?”Harry问。

Draco笑:“你一定会赢。”


Harry看着他的笑颜,有很多想说的,比如说“你干嘛这么相信我”“你说魁地奇不是你的梦想,所以你当运动员是因为我吗”“为什么要在扫帚上刻我的名字”“你个混蛋干嘛这么晚出现”“我挺想你的”,但是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出口,因为Draco把他压在椅子上,吻了他。


Harry身上是清澈的,来自草地,天空和风的味道,这才是Draco认识的那个Harry Potter。


一吻终了,Harry瘫在椅子上喘气,这可不比打场比赛消耗的体力少。

Draco倚在桌旁,慢慢喝着酒,眼睛亮晶晶的。


“和我在一起吧,Harry。”他说。

才不,谁要和你在一起啊。

“好。”




—END—

厉害了我的马尔福小姐

唯度:

欧,德拉科是被当成男孩子养大的吧?其实他们家生的是女儿😆😆😆

苏苏苏

叶奈良也:

原来当年那只手一直握着

 

源微博 http://weibo.com/u/3505134717